发布日期 2020-10-04

新四大粉资本市场的暗中较量,释放了哪些信号?

原标题:新四大粉资本市场的暗中较量,释放了哪些信号?

来源:中童观察

文 | 中童传媒记者 行苇

疫情是奶粉品牌加速集中的催化剂,在强烈的催化作用下,新四大粉等强势品牌进一步领跑,从上半年业绩到市场声量,无不引人艳羡。

头部乳企的布局,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未来的市场风向。因此,除了终端表现,新四大粉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同样值得注意。

飞鹤

上市时间:2019年11月13日

2019年11月13日上午9:30分,中国飞鹤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6186.HK)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以发行价计市值超过670亿港元,一举成为港交所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

此次全球发售,飞鹤共计发售8.93亿股,发售价每股7.5港元,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65.64亿港元。

募集资金流向

飞鹤募集资金的40%将用于偿还离岸债务,20%将用于支持潜在并购机会,10%用于加拿大金斯顿工厂的运营(预计将于2020年1月开启运营),10%用于研究和拓展海外婴幼儿奶粉配方以及营养补充品,5%用于拓展该公司收购的美国营养健康补充剂公司Vitamin World的业务,其余10%将用于市场推广以及一般营运资金。

未来将继续扩充产能

近期,飞鹤方还表示将持续优化其生产安排,从而提升其产能及效益。当下便正在扩充现有生产设施中的龙江工厂,并新建哈尔滨工厂。

澳优系

上市时间:2009年10月8日

2009年10月8日,澳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1717.HK)成为中国首家在港上市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

募集资金流向

澳优将上市募集资金投入研发和整合上游奶源等方向。

2009年底,澳优在长沙设立了澳优食品与营养研究院,与此同时,澳优研究院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等国内众多家三甲医院建立了临床合作关系,开展临床研究。

2011年3月29日,澳优以1600万欧元 收购荷兰海普凯诺乳业集团51%的股权,意味着澳优上市之初拟定的使用上市所募集资金在上游奶源供应环节物色收购目标的计划得以实现。

收购海普诺凯,收购长沙土地

据澳优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2020年4月9日,澳优公司与两名人士就收购海普诺凯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余下15.0%股权订立买卖协议,代价为896.0百万港元。

澳优的另一项战略行动,是对于长沙土地的收购。

2019年11月20日,澳优方与长沙土地卖方订立了股份转让协议。

根据该协议,澳优方同意收购而长沙土地卖方同意出售长沙安尔营养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代价为11.5 百万美元(约人民币79.3百万元)。

澳优集团表示,进行长沙土地收购事项旨在促进集团日后扩充位于中国长沙市的生产及储存设施。

长沙土地收购事项已于2020年中期期间完成。

合生元

上市时间:2010年12月17日

2010年12月17日,合生元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挂牌上市(证券代码:1112),此次共全球发行150,000,000股(不含超额配售部分),每股发行价为11.0港元,共募集资金约16.5亿港元。

2017年6月5日,合生元发布更名公告,正式向外宣布公司名从2017年6月8日起由“合生元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健合(H&H)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从“合生元”更名为“H&H健合”。

募集资金流向

合生元同样将上市募集资金用于投入研发和整合上游奶源等方向。

合生元首席执行官罗飞在公司上市后表示,集团一直与上游业务倾谈合作计划。集团还在广州兴建了科研中心。

2014年,合生元在刚刚宣布对湖南南山乳业生产商长沙营可进行收购的一周后,又抛出了进军奶粉以外婴童板块的新计划。宣布与杭州可靠护理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杭州可靠护理”)订立合资协议,成立合资公司,用以经营制造、销售、进口及出口婴幼儿纸尿裤业务。

投资物业厂房及设备以及无形资产等

据健合集团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投资活动所用现金流量净额为人民币70.3百万元,主要由于购买人民币33.2百万元的物业厂房及设备以及无形资产、本集团独资基金NewH2作出的战略投资人民币44.2百万元及其他。

君乐宝

君乐宝暂未上市,但2019年君乐宝脱离蒙牛单飞之举,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为了上市作准备。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君乐宝收购方之一石家庄鹏海创业投资基金为河北省国资委背景。

2019年4月,河北省奶业振兴工作领导小组曾发布《2019年河北省奶业振兴工作方案》,该方案表示要培育乳品加工领军企业,做大做强龙头企业,也明确提出支持君乐宝在A股主板上市,拓展融资渠道。

获红杉资本、高瓴资本注资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20年3月16日,君乐宝运营主体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引入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为股东。

公示显示,珠海高瓴远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 199.6802万元;宁波探智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 798.7208万元;宁波持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33.28万元;石家庄鹏皓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出资 166.4002万元。

其中,珠海高瓴远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为高瓴资本的投资实体之一,宁波探智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的股东均为红杉资本中国的投资实体。

无论上市计划是否已经在日程上,对君乐宝而言,将品牌做强大似乎是眼下更重要的事。

“2020年,君乐宝奶粉的目标是全年产销量突破10万吨,实现全国销量遥遥领先。”君乐宝乳业集团副总裁、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还表示,未来5年内,君乐宝奶粉要成为“全球婴幼儿奶粉领先品牌”。

所谓资本运作,归根结底必然是要达到利益最大化。如今新四大粉大方向上还是在整合上游资源、兴建工厂扩充产能,乳业的发展前景依旧是可观的。加之疫情后其他行业普遍衰败的情况下,母婴行业的资本吸纳能力可能会进一步提高。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