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29

李楠:语音交互不仅限于“写病历”,还应该成为医院的基础设施

原标题:李楠:语音交互不仅限于“写病历”,还应该成为医院基础设施

01语音技术一定要和“写病历”挂钩吗?

我觉得没必要。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分析清楚了语音技术的优缺点和适用场景。写病历从来都不是一种风格不限、鼓励创新的创造性行为。相反,写病历是一种受诸多约束的专业写作。一旦发生医疗纠纷和患者维权事件,病历将是判断医疗机构是否存在医疗过失的重要证据。

有兴趣可以看下面这本书,我看了好几遍,受益匪浅。看完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写病历还是写模板比较好。因为,一个好的模板不仅有助于医生架构病历书写的核心内容,如病历的边界、要素等,还能完成预标准化工作。剩下的工作,只是专业人士的“完形填空”和“小作文”。

所以在发音方面,我不建议靠“写病历”,这样不仅不靠谱,还无形中放大了发音技术在这方面的不足。

语音交互的价值和方向是什么?

事实上,语音交互已经证明了它作为生产力工具的价值。在医疗领域,语音技术在超声场景中的应用和落地是有目共睹的。有兴趣可以看看协和的案例(见:北京协和医学院医院: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赋能超声检查模式创新)。该案例在2020年马驰举办的医院新技术创新应用典型案例中获得“医学人工智能创新方向”二等奖。

在民用领域,语音技术也有非常有根据的案例。我在《智能医院产品视图四:语音交互(上)》开头提到了一个很接地的莉河网案例,就是快递兄弟用语音技术输入快递地址,简单方便,非常实用。

现阶段要给它一个发展的机会,但不能让它带头,更不能过度宣传,以免被扼杀。其实“语音转文字”是目前大多数手机输入法的标准,甚至触发方式变得几乎一样(键盘底部居中,长按)。

受此启发,年初写《下一代医院信息系统:医疗操作系统》时,提到要把语音交互技术作为一种“基础设施”,成为医疗操作系统的标准,给用户选择和使用的权利,留有成长的空间。

图片来源:卡通创意

03语音交互,需要用户陪伴。

人们常说,陪伴是最长的告白。最近生活中发生了两件小事,让我意识到以语音交互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需要用户的陪伴。

一个是设置闹钟。如上所述,语音技术是一种“基础设施”。我生活中常见的语音基础设施有:家里一个品牌的智能音箱,手机上的语音助手,输入法上的语音转文字按钮,等等。这些基础设施共同构成了我周围的声音环境。

最近我对语音技术的看法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变化。很多人都习惯用手机调闹钟,我也是,遇到春节假期,自然会考虑把下周的闹钟关掉,以免打扰到愉快的假期生活。

但是当我想关掉闹钟的时候,问题来了。我的手机上有两个闹钟系统:一个是普通的闹钟,也就是系统自带的“时钟”应用自带的闹钟;另一套闹钟在手机的“睡眠模式”。当用户设定了上床和起床的时间,手机在相应的时间进行一系列操作。比如进入请勿打扰模式,检测拿起手机等动作,在“起床时间”给出提醒,也可以视为闹钟。

尴尬的事情来了,“闹钟”在系统中的应用很容易被发现。但是,“睡眠模式”是最近系统更新后才上线的新功能。入门有点深,使用频率不高,一时找不到。

当时已经很晚了。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努力用最后一点清醒唤醒手机的语音助手,告诉她:帮我关掉下周的所有闹钟。

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毕竟,这是第一次向语音助手发送如此“复杂”的指令。平时经常和身边的语音设施互动,但是内容很单调。基本上我用语音控制开关,查天气之类的,都是很简单的操作。我对语音技术不抱太大希望。

但几秒钟后,语音助手给了我一个非常满意的回答:好的,师傅。帮助您在就寝模式下关闭闹钟和所有闹钟。与此同时,随着声音,视觉结果显示在屏幕上:*闹钟已关闭,*闹钟处于就寝模式。

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回答,那天晚上我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闹钟真的没有响。我自然醒了,然后想起了这个案子。这个案例最有意思的是,我和我的语音助手都在“进化”。我下意识的想到用语音交互来解决问题,它(即语音助手)理解并做到了,这是我没想到的。

说了这么多,可能有人会想到尝试“再现”这个操作,但我想说,可能实现不了。这背后不仅有后端技术和算法的迭代,还有我和“前端”语音助手之间平时的积累。没有平时我和语音助手之间的高频互动和略显单调的话题,我想我很难在关键时刻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给出满意的结果。

第二,洗手。除了发音,最近还有一个例子,让我印象深刻。疫情爆发后,我的智能手表还更新了一个功能:洗手提醒。当手表感应到用户正在洗手时,会自动启动20秒的倒计时。如果它检测到你还没有到洗手的时间,就会提示你继续洗手。这个功能刚推出的时候,假阳性假阴性的概率非常高。因为手表也是在学习,它根据手的动作,传感器和麦克风传来的声音,综合判断你是否开始洗手。当它“怀疑”你正在洗手时,会弹出如下提示:

在我看来,这不仅仅是邀请用户标注数据,更是一种良性互动。每次遇到这种提示,我都会有意识的尽可能真实的反馈问题。结果最近我的手表检测洗手的准确率越来越高。

前几天在一个行业团体参加讨论的时候,跟大家分享了这两个案例。一群朋友总结说AI的成长需要用户的陪伴(感谢《左撇子医生》创始人兼CEO张居克的精彩观点)。我很喜欢这句话。用户必须意识到,AI不是简单的商品,也不是简单的服务。买了就用,用了就走。或者,你卖你的,我用我的,你用的好我就夸你,用的不好我就抱怨。

用户必须了解AI的特殊性。之所以愿意为手表标注数据,愿意耐心坐着和语音助手互动,是因为我的医学背景。除了对行业的了解,我意识到AI的价值和行业的发展对用户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这种参与不仅仅是购买和使用,更是标记和陪跑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

04摘要

最近,IBM沃森的话题再次出现在媒体上。至于华生的失败,我觉得根源在于不平衡。投入与产出的不平衡,高期望与实际业绩的不平衡等等。

天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我们在读书的时候,这种事情并不少见:高考的时候,有人去了清华北大,结果考了个重点,外界无法接受,压力大,不平衡;有些人平时默默无闻,没人管。高考的时候考了一个重点,让我很满意,也受到外界的好评。

语音技术作为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显示出自身的价值和良好的应用场景,具备成为生产力工具的价值和能力。希望这项技术不要被扼杀,不要被低估,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跑。也希望用户和医疗机构多参与,多陪伴,多方面努力,共同进步。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聚合阅读